<progress id="di9a3"></progress>

    <ol id="di9a3"></ol>

      <rp id="di9a3"></rp>
    1. <rp id="di9a3"><ruby id="di9a3"></ruby></rp>
    2. 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行業資訊頻道>科技>本日精選>

      舊金山灣區:高科技產業迭代引爆

      舊金山灣區:高科技產業迭代引爆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舊金山灣區為何成為高新技術產業連續引爆的地帶?是什么促成灣區出現創新“雙核”?

      深圳特區報2019年4月22日訊 (特派記者陳冰劉啟達)壯觀的金門大橋,各色人種混雜的街區,流浪漢遺留的垃圾隨處可見。在2019年初走進舊金山市區,你不會覺得與20年前有何不同。

      但是,當你步入市場街,立即會感到別樣的氣息撲面而來。推特、優步、愛彼迎、賽富時Dropbox、Yelp、Zendesk、BitTorrent、Square、Pinterest、Slack,上百家新興互聯網公司密集生長,不少公司聞所未聞。

      “在舊金山灣區,舊金山市區已成領先全球的科創中心之一,與硅谷并駕齊驅”。從事中美文化交流的劉玉文說,“舊金山市區正成為繼硅谷之后的又一個技術創新引爆點”。

      舊金山灣區為何成為高新技術產業連續引爆的地帶?是什么促成灣區出現創新“雙核”?

      包容精神刺激創新創業

      在舊金山灣區,聚集著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20多所大學,還有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等25所國家級或州級科學實驗室,100名諾獎獲得者、數10名菲爾茲獎得主和圖靈獎得主在這里求學和工作過,近1000名美國科學院院士在灣區供職。強大的科研力量,為技術創新輸入源源不斷的動能。

      劉玉文說,“舊金山灣區的科技創新,每隔20年都有革命性成果”。如果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軍工電子產業為標志,七八十年代以半導體、計算機硬件為時尚,那么90年代以來則以電腦軟件、互聯網產業為象征。進入21世紀,云計算、新能源、生物科技、人工智能引領風騷。

      從事“云服務”的Zendesk公司2007年首創于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雖有很好的創意,卻沒有足夠的資源、人才、投資人。2009年公司總部搬遷到美國舊金山市,很快便獲得風險投資,商業版圖擴張到美洲、歐洲及亞洲。2014年Zendesk在紐約上市,目前市值約88億美元。Zendesk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米克爾·斯萬說,舊金山灣區有對外來人開放和包容的傳統?!斑@里不介意你是從哪里來,或者之前有沒有輝煌的歷史——這里是創業的一片樂土,為科技創業者準備好了充足的人才、濃郁的氛圍、靈敏的投資方、良好的競爭環境等重要資源?!?/p>

      舊金山灣區的文化特質就是鼓勵創新、寬容失敗。這里的居民普遍有一個觀點:你可以嘗試追求一個很大的夢想,失敗了也沒關系,因為你會學到經驗。曾在深圳當過打工妹的薇薇安·楊,嫁到美國后一切從頭開始,重新學習語言,做鐘點工,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20多年的打拼后,她目前經營著一家商品進出口公司,從全球進口小家電?!拔覀兠刻於加袕纳钲?、上海發來的貨柜”。她說,“熟悉了這里的市場規則,就能做好生意。我也希望能把更多的中國小家電進口到北美市場”。

      風投推動技術轉化

      硅谷成為世界著名的創新引擎,最重要的是科技與風投的深度捆綁。斯坦福大學西側有一條小街名叫風沙路,兩三公里長,曾聚集了幾十家美國乃至全世界知名的風險投資公司。1972年第一家風險資本,就在這里落戶。據說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科技公司中,至少有一半是這條街上的風險投資公司扶持起來的。

      風投資本的崛起,與政府政策有關。1974年美國通過法律,允許養老金用來當風險投資。1982年制定了中小企業技術革新促進法,規定政府按比例對高新技術企業提供資助。與此同時,科研機構也制定策略減少風投的風險。比如斯坦福大學成立技術授權辦公室,規定師生的所有職務發明成果都需要經專業人員進一步評估,對有商業價值的成果進行增值培育,然后將專利技術授權給合適的企業進行轉化。

      斯坦福國際研究院創新中心總裁克勞德·萊格說,舊金山灣區的風投規模在上世紀80年代初步形成,但規模較小。到2000年,風險資本投資達到創紀錄的規模,有323億美元投到了硅谷。

      2001年的美國互聯網泡沫破裂后,風險投資人的素質加速提高,一部分上世紀90年代創業成功的老板,轉身成為風險投資者?!斑@些人懂技術,也懂市場,對哪些項目值得投資看得比較準,投資收益率就便提高了”。萊格說。

      風投收益率的提高,吸引更多風投公司往灣區聚集。舊金山灣區經濟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7年,灣區每年吸引了美國45%的風投,投資領域拓展到人工智能、大數據、金融科技、生命科學、新能源汽車、軟件即服務等新興技術。2018年全球超過73.8%的融資事件發生在美國,而舊金山灣區穩居美國“融資重地”之首。

      大學引領第一次轉型

      舊金山灣區包括舊金山灣和圣帕布羅灣四周的9個縣、101個城市。1929年華爾街股災和隨后的經濟大蕭條中,舊金山的銀行還算幸運,都堅持下來了。在羅斯福新政影響下,為增加就業,舊金山啟動了兩大工程——金門大橋和海灣大橋,建成后灣區各地連成一體,為經濟一體化提供了條件。

      二戰期間,舊金山成為軍事重地,船舶制造、航空工業等軍工產業紛至沓來。戰爭結束后,海軍基地遷往圣地亞哥,大部分企業卻留了下來。

      “二戰后灣區第一次經濟轉型純屬偶然,沒有政府計劃,是從高校發端的?!狈钦M織性質的舊金山灣區委員會總裁吉姆·旺德曼說,灣區的創新經濟是自發性發展起來的,無中生有了高新技術產業。

      為灣區高新技術產業播種的,是斯坦福大學工學院院長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教授。二戰期間,他在哈佛大學從事雷達信號偵測和干擾研究。戰后他回到母校出任工學院院長,提出高校不應該只是學術象牙塔,而應成為科技研發中心,鼓勵師生投身創業。

      特曼創立了斯坦福創新工業園區,把部分土地租給技術性公司,并設立專門的獎學金扶持科研成果轉化。大名鼎鼎的惠普公司就是他的兩個學生,以538美元的獎學金起家,在一間車庫里創建的。

      不久,園區便出現惠普、柯達、奇異和洛克希德等公司,使這個半島地區成為發明的溫床。1956年加州人威廉·肖克利離開貝爾實驗室,在加州山景城創建了肖克利半導體實驗室,又為半導體產業播下種子。1968年英特爾公司成立,則標志著舊金山半島南部長約25英里的圣塔克拉拉山谷,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半導體和計算機研發中心。1971年“美國硅谷”呼之欲出,替代了過去多年的昵稱“果樹林”。

      危機中打造新引擎

      舊金山灣區的發展一樣經歷過驚濤駭浪。2001年的互聯網泡沫破裂,2000年前后初創的公司,到2009年前僅存五分之一;2008年金融危機,又一次重創舊金山的銀行、保險和房地產業,市中心出現“產業真空”,很多辦公樓閑置出來,近成“廢都”。

      2011年舊金山市選出首位華裔市長李孟賢,提出并推動通過了《社區優惠法案》,以稅收優惠來吸引推特、Zendesk等新興互聯網企業,來降低失業率。這個被戲稱為“推特法”的法案通過后,加上圣何塞為中心的硅谷地帶辦公租金昂貴、空間有限,舊金山市區不僅吸引了新興網絡公司落戶,而且吸引了擴張中的谷歌、英領、蘋果、臉書等大公司設立新的辦公室。

      到2015年,以市場街為中心的高新技術區,聚集了2000多家新創辦的企業,60%屬于高新技術類。市政府聯動各類企業,建立了開放的數據平臺,為初創公司把“點子”轉化成生產力提供方便。

      賽富時是為企業提供線上軟件的科技巨擘,其公司總部大廈在2018年第一季度封頂運營,是舊金山灣區最高最貴的辦公樓。公司創始人馬克·貝尼奧夫說,把總部設在舊金山市區是高明的選擇,不僅獲得了地方政府的很多支持,而且吸納了很多有才干的年輕人。

      新老企業向舊金山市區轉移,同樣帶動風投公司“北上”。號稱硅谷50大最活躍天使投資人之一的SoftTech,就把公司總部轉移到市場街南區。公司執行合伙人克拉維爾說,創業者到哪里,投資者就得緊跟上,才能抓住機會。

      最近三四年,斯坦福風沙街上的風投公司,都在舊金山市市場街南區進行新的聚集。自2013年以來,舊金山市吸引的風險投資,已經和硅谷不分伯仲。這不僅意味著灣區有了兩個創新引擎——硅谷和舊金山市區。兩地的競爭,又促進灣區的營商環境進一步改善。

      憂患中籌謀新出路

      舊金山灣區一樣面臨接踵而至的新挑戰。2018年谷歌和亞馬遜先后宣布要在紐約建立第二總部,讓灣區不禁自問:為什么這些巨頭要離開發家之地?

      舊金山灣區經濟研究院發現了問題所在:主要原因是硅谷和舊金山市區房價太高,每年以13.78%的漲幅上揚,房屋租賃價格每年以8.27%的幅度增長。人們即便拿著高收入也買不起房,調查顯示46%的灣區居民打算在未來幾年離開這里。

      思博規劃與城市化聯合會勾勒出未來50年灣區的四種前景:階層緊張、互不信任的“碉堡部落”;喪失創新、勉強生存的“西部銹帶”;擠走窮人、唯留富人的“門控烏托邦”;充滿活力、共同迎接挑戰的“緊密新社會”。

      兩份報告,提出的解決方案殊途同歸:增加住房,提高公共交通能力,讓年輕人能買得起房住下來、留下來。

      灣區政府協會和大都會交通委員會等四個區域性半政府組織編制出了“灣區2040年計劃”,提出氣候保護、空間開放、提升交通效能、提供充足住房等七項目標。其中規劃從2010年到2040年30年間,新增人口240萬人,新增就業機會130萬個,新建住房82.3萬套。

      但是灣區委員會總裁吉姆·旺德曼說,灣區政府協會等區域組織只是協調機構,不具有實質的行政權力。他相信,用市場機制和政企協同來解決問題是比較好的選擇。

      高房價和交通擁堵,正成舊金山灣區持續發展的瓶頸。如何突破,能不能突破,將決定灣區的未來發展命運,以及能否維持得住“世界科技創新圣地”的美譽。

      [責任編輯:田志強]
      深圳新闻网